迎泽非遗:信義原木雕技艺的精雕细琢,点木成金

发表时间: 2023-09-14 08:23

木,可拙可雅,当其生长在深山密林之中时,只是一棵普通的树,抬首是天,低头是地,历风雨,经雨露,沾染着的是自然的朴拙。当其被人从山里带出,经匠人的设计、打磨,形成独特的造型、纹饰后,它便被注入了匠人情感,有了魂,有了心,融入的是生活的雅趣。

中国木雕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的“刳木为舟,剡木为楫”,或是夏商时期刻有精细纹样的雕花木椁。20世纪80年代,在墓中出土的战国时期的和角形器表明我国的木雕工艺已从商代用于制陶工艺中拍板的简单刻文和雕花墩板发展到了立体的圆雕工艺,实现了一次飞跃。

到了秦汉时期,木雕工艺又有了较大的发展和提高,如汉墓出土的动物木雕造型便十分生动传神,用整木雕制更是汉代木雕工艺的一个创新,也成为了我国木雕工艺发展史上的一项重大创举。

唐宋至明清,我国的木雕作品已日趋完美,特别是明清木雕工艺已经非常的成熟和精湛,雕刻元素也拓展到生活风俗、神话故事、吉祥花卉等题材上,并在建筑、家居和日常用品等领域广泛使用。

木雕艺术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如今俨然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千百年来,木雕技艺经过不断的发展,不同地区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山西的百姓们在一锤一斧、一刨一凿间孕育了一批能工巧匠,创造了精巧的木雕工艺。其中信義原木雕技艺便是创立于1932年的老字号,卞氏家族从曾祖父到如今已传承至第五代。

信義原木雕技艺于2020年被列入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传承人卞春有先后获得了“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三晋技术能手”“晋阳工匠”“太原市个人一等功”等荣誉,其作品也曾多次获奖。他在延续先辈传统木雕技艺的同时,开发和研究随型雕刻,包括木雕、根雕、牙雕、软材质材料雕刻等。

传统木雕以“木”为媒,以斧、刀、锉、锥等为工具,通过匠人巧夺天工的手法,雕刻出万千世界。在卞春有看来,“木”是有生命的个体,通过因材施艺,结合利用各种木材的特性,塑造出人们认知里的事物,充分体现原木的独特美学,也将随型雕刻的技艺发挥得淋漓尽致。

随型雕刻主要将大部分原料保持其原本的形态、造型、纹理和特征,对局部进行雕刻,巧妙地与整体造型和主题结合。“随型雕刻的技艺最主要的是保留它原本的特征与韵味,虽说‘三分人工,七分天成’,但真的施展几分,还是要看创造者的文化、历史、经验、构思,以及对生活的理解和审美的角度,每一样都将决定作品的成败。”卞春有说。

当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遍布大地,那些古老悠远又极具魅力的古建筑则十分醒目且宝贵。在三晋大地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的古宅大院里,木雕在严谨的几何序列中迸发出美化、象征和祈愿的丰满灵魂,写就古建筑的奇迹,与天地一起见证世间的日新月异。

木雕作为民间传统工艺,虽历经千年岁月的更迭、风雨的洗礼,却风貌依然,这离不开匠人们在传承的过程中呕心沥血的创作与创新。

木雕工艺作为中国传统工艺之一,在古代设计中,常被用于封建权贵家族彰显身份地位的装饰,而到了现代,人们追求的古典中式装饰风格中,常运用木雕表达沉稳中的时尚气息,被运用于台灯、窗扇、屏风隔断、电视背景墙等,既增强了室内设计的装饰性,独具感染力,也为室内设计注入了新鲜活力。

选料、立意、打胚、修光、打磨、上油……一次次做减法之后,让木头层层镂空,每一道工序都要精细无误,错落有致,才能让古朴木头灵动起来。近20年岁月的打磨抛光,卞春有行刀运凿时洗练洒脱、清晰流畅,翻腾回转间流淌的是深厚的文质心火。“一块木头,少则数日,多则数月,甚至一年。慢工出细活,没有埋头苦雕的精神,出不来好作品。”卞春有说道。

在卞春有看来,木雕是会说话的书,不仅叙述着一段故事,更是文化传承和时代的烙印。匠心的沉淀,艺术的巧构,文学的流淌,拿出来时只求能不辜负那漫长的岁月。